十大正规网赌网址

溯 归去来

作者:罗文文来源:本站原创发布时间:2020-06-22点击数:13

  冬天实在太漫长了,漫长得让人觉得时间是不流动的。

  寒风夹杂着冰霜一场一场地卷来,满眼白色让窗内的人看得已然疲乏。这样的天气不适合在外挣扎。

  冬日里的阳光透不过一座座高墙,像棉被似的云层遮挡着头顶最后的希望。数九寒天,整个世界变成一座冰山,高墙代替山峰耸立于云端。

破碎 消殒

  大同小异的房间里,冰冷的机器源源不断地散发着热量,试图代替本应闪耀在头顶的阳光。这里,更适合生存。屋内依然议论纷纷,嘈嘈杂杂,转动的指针提醒着舒念时间依然在流逝着。他不清楚自己是否应该在这漫长冬日里做些什么,母亲似乎只想让他乖乖待着。

高楼耸立

  楼宇之内,依然喧闹。舒念看不懂眼前的人在忙些什么,在他眼里,人们永远在谈论着一些大人间的话题,不停地在为某些东西奔走于一座座楼宇间。

  舒念乖乖呆在屋内,乖乖地望着屋外,看一片片白,追寻一点微弱的光。他乖乖地呆在这个常年二十五摄氏度的房间里,却从来无法感受温暖。自他六岁那年起,便再也没有见过火光,他的日常生活,真的已经不再需要炭火。

  轰隆隆隆……

  撕裂般的轰鸣声要将这个世界彻底劈开,咆哮声让所有人停下手中正在做的事情,包括小念的发呆。灰暗的天空中迅速升起一连串的大火球,将整个夜空彻底照亮。有一瞬间,小念感觉到久违的温暖。他愣在这片因彼岸“烟花”而短暂照亮的星空下,璀璨而又迷离。

  “小念,快醒醒!我们的城市正在遭受袭击,快跟着哥哥跑到地下室去。快!”

  “小念,快!爸爸妈妈一定会去找你们的,快跑!”

  “小炎,快带着弟弟走!快!”

  在惊人的巨响和破碎声中,整个城市正在被焰火照亮,也在被烟火染红……舒念很快明白过来,这不是人们庆祝胜利的烟花,而是一场足以摧毁一切的轰炸。它不会像炭火般给人带来暖意,只会夺人性命,带来恐惧与凄凉。舒念在哥哥舒炎的拉扯下一步步地走向愈加阴暗的地下室。轰炸仍然在继续,一簇簇耀眼的灯盏在夜空中亮着,构成奔涌而下的瀑布,源自世间黑暗,将人一步一步地推向可怕的噩梦。

火光漫天

  屋内本该工作着供给热量的机器被炸成废墟,只剩下一片少的可怜的空白,应急地下室内也开始变得潮湿阴冷。侵入骨髓的寒冷和无止尽的阴暗真实地考验着人们的意志力。突如其来的倒塌,让人绝望。废墟之下,只有黑暗,幽深不见底,隐约响起的啜泣声加重着每个人心中的恐惧。

  “外面的房子为什么倒了?”

  “我们为什么要躲到这里来?呜呜呜……这里好黑。”

  “妈妈,会有人来救我们吗?”

  这些问题,舒念不知道答案,但在恐惧之中,他明白,这间地下室不会允许他留太长时间。

寻 寻不得

  一个月,是这间黑暗狭小的地下室所能保护人们的最长期限。为了生存,人们自然会想尽一切方法占领物资,最好的办法,便是使分配物资的分母减小。由于父母不在身边,舒念和舒炎顺理成章地成为人们驱逐的对象。弱肉强食,利益为先,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。舒炎试图抵抗,却也仅仅是加重着人们的驱赶的声音。地下室有一管道连通外界。在人们的“劝说”下,二人沿着肮脏的管壁爬行,重新回到那个未知而陌生的世界。

  此刻,舒念感受到更加彻骨的寒冷。

  寒风吹散着云的遮挡,却未能带来和煦的阳光。纷乱过后,万籁俱寂,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前进。曾经鳞次栉比的高楼蓦然坍塌,一个个硕大的瓦砾组成一片片荒芜,空白得让人不知所措。这座城市,终究是要退去他最引以为傲的外衣,转而填满罹难后的寂寥与悲伤。这样的世界,从不给人一丝喘息的机会,悲哀与痛苦在这里肆意滋长。大雪纷飞,试图掩盖过往的一切痕迹,却始终无法带来一丝温暖。这片天空,依然阴暗;这片土地,白茫茫一片。

  “小念,别怕!我们先去找个地方躲一躲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

  可他们又能去哪里呢?

  几个小时前,这里高楼林立。须臾之间,一片火石,销毁殆尽。破碎处,看不到生命,幽暗可怖。安身之地,舒念找不到;故乡的土地,他似乎从未触碰。往日一座城池,今日一片废墟。内心的坚定,自他六岁生日起,便开始逐渐地被摧毁;今日,彻底化为灰烬,他却依然还要拖着瘦弱的身体寻找生存希望。

  走过一段路程,舒念开始意识到,在这大雪天行走,实在并非一件易事。二人裤脚皆早已积满寒霜,冰冷的双脚踩在轰炸过后的地面上,深浅不知,前路难行。哥哥始终走在前方,似乎依然坚定着方向。小念没有方向,哥哥是他最后的希望。

  嘀嗒嘀嗒嘀……

  雪渐渐停了下来。舒念未曾等来渴盼已久的太阳,只在这雪天寒夜等来冷月凝霜,氤氲着清冷的气息,将这雪地点缀得波光滟滟。

  仿佛是在意念指引下,哥哥舒炎终于走到一处尚未被炸毁的房间。这里,有一处火光!

  “小念,快!我们去那座房子里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舒念颤抖着回应。

衍 触碰温暖

  与别处不同,这座房子,不曾高高矗立于云端。而且它不仅未被炸毁,甚至可以说是完好无损。舒念不知自己究竟走了多久,更不知这里究竟位于何处,但凭借周围的废墟,他判断这里依然是自己居住过十年的城市。这座房屋,好像有太多秘密。但在此时,这里是唯一可以让他们活下去的地方。

  “咚咚咚,咚咚咚……”哥哥试着敲门。

  “谁啊?这么晚了,是谁来了?”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听到敲门声后很快走到门口,“我的天哪,孩子们!快进来。怎么被冻成这个样子?”

  “谢谢您,爷爷。”舒念依然在颤抖……

  老人端来两杯热茶和一些食物。在这里,舒念久违地感受到温暖。在炉火旁,窗外的月色仿佛也变得柔和,如流水般,静静地给房间披上一条银色的缎带。在严寒的冬日,围坐在火炉前的日子已经离舒念好远好远,时间久到让他怀疑记忆的真实性,好在,温暖的感觉依然牢牢地刻在小念心中。

  “外面发生了什么?我好像听到几声轰鸣,是我听错了吗?”

  “爷爷,你没有听错,我们的城市正在遭受轰炸。我们走了很远才来到这里。”

  “唉!万事有因果,终究是控制不住呀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老人没有再说些什么,只是让舒念和舒炎好好地休息,并告诉他们这里暂时很安全,不要害怕。他们真的需要休息,在冬日的雪地中行走,没有方向地寻找,舒念和舒炎已经接近崩溃,身体早已无力支撑,更加没有精力再去询问些什么。

感受温暖

  次日清晨,久违地,舒念被阳光唤醒。阳光透过云霞,落进房间,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,撩开轻纱似的薄雾,真实地温暖着舒念。

  “你们醒了?睡得还好吗?来吃点东西吧。”

  “谢谢您。非常感谢您昨晚可以让我们留在这里。”经过一整晚的休息,舒念已经清醒过来。他们对老人的无私收留表示感谢,却也对这间房子充满着迷惑和好奇。

  “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  “不要着急,先来吃早餐吧,孩子们。你们应该已经非常饿了,一会儿我慢慢地告诉你们。快过来。

忆 终归来

精致早点

  餐桌上依然放着几件精致且正散发着热气的早点。

  “你似乎已经不记得了。十年前,你还来过这里。对了,那天好像还是你的生日呢。”

  “十年前?”

  “对,就在十年以前,这附近,还居住着不少人,也十分热闹。”

  在舒念眼中,短短十年时间,这座城市已然沧海桑田,却没有多少记忆。但舒炎记得,小念六岁生日那天,一场陨石雨毫无预兆地降临,大火燃遍整座城市,摧毁着一切。

  “这里原先是一座博物馆,位于城市边缘,当年没有被完全损毁。”

  “自从陨石坠落那天起,这座城市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对未知充满恐惧,希望能将所有事情控制在自己手中。人们开始疯狂地研发科技,想尽一切办法躲避自然。陨石坠落造成的大火灾更是让不少年轻人畏惧炭火。”

  说到这里,舒炎脸色明显暗了几分。他记得这座城市发展的故事,却同样没有什么好的记忆。

  “人们畏惧这片土地,渐渐离去。没有人愿意继续谈论,更没有人想要再踏上这片留有可怕记忆的土地。”

  “您为什么依然留在这里呢?”舒念提出心中的困惑。

  “人老了,又能去哪儿呢?前几年冬天,还有几个老伙计陪着我,今年,就只剩我独自留在这片故土了。舍不得喽。”老人笑着说。

  “不过没想到啊,人们想牢牢抓住的,终究无法控制。”

  轰隆隆隆……

  这间房屋,躲过了十年前的天灾,却终究躲不过今日这场人为的灾祸。

  老人迅速反应过来:“你们右手边,那里有间地下室,快跑进去!里面有食物和水,足够你们躲一段时间。你们先过去,快!”

  舒炎拉过小念,全力朝着房间跑去……终究,一切都来不及了。一道火光轰然而至,让一切,消失不见。

  “小念,醒醒!起床吃早饭啦!哥哥已经等你很久啦!”

  “好,这就来。”

  躲藏等不来春暖花开,舒念的噩梦在此刻结束。


  依然是飘雪的日子,梦里溢出泪水。窗边却不再只是一片白色,阳光洒落,闪耀着整片土地。在这里,冰雪会消融。

  舒念回到世界深处的起点,留下世间荒芜,赶赴与故土的约会,真真切切地感受岁月,温暖安心。

记者:罗文文 2019级食品科学与工程类本科生  图:光影蜀黎

编辑:罗文文

责任编辑:林欣蕊

回澜阁

>

要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