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大正规网赌网址

云趋鹜赴 梦逐长安

作者:李晓来源:本站原创发布时间:2020-06-29点击数:12

  支配我的从来不是这个世界的冷酷与无休止的尽头,而是安知会面望这道阻且长后,你持着三分情谊选择换季前往的恰到好处的离愁,是冬天过于严酷、令人格外想找个地方安身的词不达意的温柔。

  秉持一弦余韵悠长,人与人的相遇就是重复一场场相似却各异的永恒错身。人生如逆旅,倘若生来的港湾就是漂泊四方,那么走进每一座城墙,蓑衣不改,更迭的是走入的每个人的故事,看似或喜或悲,但或许喜亦是喜,喜亦是悲。轮转的生命下,你我不过虫蛾。

  漫画家漆原友纪讲起故事向来语淡如风,字句之间起承转合若镜水的微澜。每一个故事她都不说一个笃定的终结,而将每一幅每一幕的风景揽入结局般无限的怀抱中,续写一篇篇微凉动人的旅程。所以故事的结尾即使挥散牵连,天涯一别的相逢成为传言,命运也如水般流转,足以入梦的憾事终不过无疾而终。

  走进空山夏夜,走进虫之音的世界,那不是昆虫禽鸟的鸣唱,而是模糊生物界限的生命本源所发,是切分亿万分之一的洪荒初开时的天鸣地啸,亦是流年轮转下此时此刻律动血液的汩汩涌流,让一些人侧目而一些人错失。于此开始一场淡泊与宁静的旅程,感受生命一浮屠,你我一蜉蝣。

天地沙鸥

南风萱草 罗生北堂

  悬崖封锁在群山中,阵阵风暴,让秃鹰一次又一次地俯冲;河流冻结在冰凌中,缕缕寒流,让旌旗日日又夜夜地飘荡。回望云林,愧听鸟语。立于巍峨群山之上,记忆也变得苍茫,不知山巅那仅存的一抹暮色,是属于我赶路者的灯光,还是栖息的最终殿堂?

  带着对母亲无尽的留恋,失去亲人的少年的世界仿佛突然充斥无数杂音,压得人喘不上气。回想临终前同样饱受折磨的母亲那虚弱苍白的脸,模糊中彷佛并非疾苦,也更非疼痛。为什么捂住少年的手那般温柔、祥和?因为母亲不是为躲避那没来由的声讯,而是在嘈杂之下,仍然对幸福的呼唤。如果说落寞孤独是琴音弹奏起思念母亲的眼泪,那么当乐曲渐渐清晰时,万籁俱静。原来莫大的苦痛是成长的必经之路。

  生命终有长度,即使无数个心灵的接轨,结局不过是喟叹后的几句忏悔,但且问,褪去层层艰涩难以下咽,真正有几人品得往事回甘?遥望混沌天宇,雪像时光的碎片飘下,我仰首,眼睑是晶莹的清凉,目光穿梭于往今的隧道,遐思背后的几纸断章残笺泛黄,即使时光不老,无端的困惑一如云漫卷。有时候,我们对一个人的怀念,看似闭口不谈,实则早已穿透人心,恰似依依白雪下,立于一天地,万籁俱寂,唯有她音。

  大音希声,落雪无痕。极度的寂静下也有刺耳的嘶鸣,你可曾感受过捂住耳朵时肌肉传来的阵阵搏动?就算外界的声响支配你过焦过躁,你仍会感受此刻生命的律动。因为纵使有一种相思跨越天人永隔,生者依然要负重前行。我们脆弱不堪,自然面前我们甚至不敢面对自己的情感,但往往又因为意志而顽强不已。是眷恋,是不安,是不惧山高路远,是呼唤,是缠绵,是无论静默还是扬疾都有爱相陪。

  大音无声,爱就是生命的声音。

如云漫卷

朝花夕露 雨临虹起

  我们多少次的选择,未必经过深思熟虑。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可能只是冥冥中听到来自天空的呼喊,便决定去寻找记忆里未曾踏过的那条小径的幽芳。

  每一场不得他人理解的追梦之旅,非单单放空与流浪。要有多大的勇气,才能放弃一切选择漂泊远方?人言世间旅行收获皆在旅行其本身,是坦然面对变幻,从而每一次到站都是一次归宿。然而每一场旅行说到底,有几次是为了休息,而不是为了逃避,不是无能为力的叹息无奈?于是潇洒客看淡红尘,说这一世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时间从此广远;虚利者狗苟蝇营,永远贪酒盈杯,而尘满书架。岁月持续漫长。仿佛时光的隧道,为不同人开启了不同的窗棂。

  生命的时钟,真的能自由调节快慢吗?

  于纷扰之市寻一立足,灯红酒绿的节奏就像一列列地铁在隧道呼啸而过,大街小巷的匆匆步履前进不停。而回忆起静谧的乡村时光,是一个个摇着蒲扇围在柳树下惬意的傍晚,是一堆堆躺上仰望星汉的舒适秸秆。

  想必,快和慢并非绝对。

  也许忙忙碌碌的一天过完,再回首也记不得昨日的晚餐,也许和同伴开始一个晌午的交谈,一周前的奇闻轶事也会被当作话题说个三遍。记忆的作用下,快与慢发生奇妙的转变,当你无心,一天就恍若隔世,当你留意,一年的生活也如过眼云烟。

  造物者宽厚无私,给予想要逃避罪恶的理想主义者一个完美的梦境,供其永远停留在时间长河之外,吸食芬芳的昼颜花,在无悲无喜的生命里得到日复一日的幸福和平静。只任盈盈满月,清冷的光辉洒向暗礁与洞窟,海浪潮声,从容不迫地将哀戚之情弥漫开来。你可以消磨文字,嘲笑他们在风雨中逃避,而你敢于在雷电中舞蹈。可谁又没有一瞬间不是那样一瞑不视?梦中快马,还不是破碎在一日三餐?

  人们都说只争朝夕,不念过往,似乎像是昂首阔步迎头直面的跃跃之态,而现实,还不是争不过朝夕,只念着过往。如何能不念过往?又如何只争朝夕?即使是流逝的时间也会裹挟着你的一切渐行渐远,执意把生活停在过去,你我也空无一物。行至今时,过往也是绵延不绝,常常闪烁。且将山峦与朝露流淌在脉络中悄然存储,以泰然自若之姿面对春去秋来,是以谓争朝夕,念往昔,万水千山处,独往矣。


一觉扬州

斜阳沽酒 濮水长流

  不经意,山间的野樱开遍,绚烂之处是灼灼山水色,天夕杳杳,海雾骤起遮断青烟,一纸心意溶落四海清音,九天长瀑泄底,淡然阖眼,星霜秋露惊动绿池白鱼,冥冥中的恣意,是晦暗后觉醒的欣欣之气,原来山神中鸣动的响彻云霄,只为又一次的封印长眠,平衡,是处世唯一的厮守。

  曲重难以负载,罄音贯穿全局,当命运的伤痛软弱无力地重复同一个主题,那是人类在大自然下悄声的呻吟,顽强抗争不做妥协与让步,结局却是心灵逐步麻木,原来,哭泣的勇气也会丧失殆尽。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进窗子,失意者醉留三千场的寂寥文字,早就阑珊在时空的角落,是岁月的刀刻,在心灵处划满的伤痕,掩盖住漫长的记忆,让梦醒后恍如隔世。香樟树下的花影怎么在秋煞舞出蝶的缤纷?雕琢的苍老是印记,亦是提醒,千古的愁思于万千人之下原来落寞不堪,微不足道,只顾来径,空翠微。

  在某种幻化不断的世界里,我们轻而易举放空,明白寻到一种真实的坦然却并非易事。我们从来都没变,血液里回响着远古冲锋的号角,战争的场面一遍遍重新上演,我们剥削,因为我们虚无。我们可以在每一片净土找到心灵的契合,让困扰的生活在此诠释,但我们永远不会得到答案,因为纵使生活只有悲伤,你我也只有一个选择,就是背负着它,去感受更多的悲伤。

  鹤寿千岁以及其游,而蜉蝣朝生暮死,以尽其乐。从清脆的一声啼哭到生命尽头的一堆白骨,多少人想过生命的弥足珍贵,在于你自己赋予它的长度?人生的道路上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吸引着我们,我们却这山望着那山高,与其将时光渐渐消磨,不如用心细细体会,慢慢享受。万物一生各有长短,把永恒的守望比拟有限的时间节点,毕竟一生就是在疑惑着、寻觅着中白发苍苍。

阡陌红尘

  去早了黄鹤,来迟了青莲,开不败的鲜花是朝霞,说不完的情话数星月。凡尘入海,遗憾撑篙,无人停驻的港口,空增苦恼,我们活在自己的世界,不怕孤独与嘲笑,却最怕被世人遗忘。于是我们伪装,带上一层层面具去时不时闯入他人的世界,成为别人希望成为的自己。认可与追捧,换来的不过是荣誉后的恐惧,所以与时光一次次较量,褪下一层层固执的伪装,才发觉平淡是真。

  因为人一生较之世间而短暂,所以平凡可贵?我想,正是生命的不完整,比之岁月的漫长,才让所有风月与情殇在梦中荡漾,让我以有限去感知无限,这一路梦的追逐,三缄其口,却又四海生风,有亏盈,有枯荣。自然万物的无穷无尽,红尘一世的亘古辽原,仿佛才是永恒对瞬间最好的馈赠。馨香做笔,春色为墨,求索未知的脉络里,滴滴点点都是沟壑,清清浅浅亦是文章。如果你问我会不会有一种空灵的悲伤,回荡在每一次的画外音,诉说另一个世界的哀歌?那么春川每一抹绿,都是我在追寻的足迹。

  让我与过往一笔勾销的从来不是别离与无数个无眠夜晚的苦楚,永远不是。正是回忆永垂不朽,所以前进的路上我从未回头。

记者:李晓 2019级药学本科生  图:Pexels

编辑:李晓

责任编辑:林欣蕊

回澜阁

>

要闻